青菜小 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怡轩阁),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青菜小 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这样的话,她算不算不欠原主的了?

    杀了江南嫣,她也被一道雷给劈死了。

    主仆二人的话让搜寻的人听见,因为大冷天出来找人的怨气被转移到了那所谓的大小姐身上。

    至于江南嫣嘛,现在也只是个元婴巅峰。

    一声狼嚎从远处传来,江寒矜暗道一声不好,浓郁的血腥气萦绕在她的鼻尖,到处都是残肢断臂,这些血腥味会引来野外的觅食者。

    偏偏就诞生在江家这种不当人的家族。

    江寒矜坐了起来身体紧绷着环顾四周,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活着。

    语未说完,刀入心口,江南嫣死了。

    人们打着灯笼细心的翻找着残肢断臂,寒风呼啸声越来越大,被鲜血染红的地面很快就覆盖上了一层浅浅的白色。

    她不是死了吗?

    就单拎一条灵根出来,在修仙界也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江寒矜展露了一下自己的化神修为,成功获得了来自小白莲嫉妒的眼神一枚。

    一行人恰好在此时赶上,寒冷的风声中,一道娇弱的声音响起:

    *

    江寒矜艰难的从死人身上扒下衣服套在自己身上,捂着伤口朝着密林深处走去。

    怎么还有知觉?

    北风呼啸的冬天格外寒冷,落雪压在枝头,手指粗细的树枝在风声中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

    江寒矜是谁啊,打小就在尸堆里摸爬滚打,还能没看见江南嫣的小动作,她捏住那根细如发丝的冰针,走到江南嫣的面前蹲下身子。

    轿中丫鬟埋怨的声音响起,“小姐,你就是太心软,大小姐她一点都不懂事,明明拿刀刺你,你还这么维护她…”

    被鲜血染红一片的雪地上,一道瘦小的身影动了动身子。

    灵界985纪年,玄霜宗高层以及亲传弟子们被一人屠尽,在修仙界引起了不小的震荡。

    可恶的江寒矜,怎么偏偏是你有灵根,怎么偏偏是你!

    原主给自己留下了这么昂贵的财富,该怎么做,才能帮到她呢?

    “请各位帮忙找找我姐姐吧,天这么冷,她一定很害怕。

    屠灭宗门的大师姐才是真疯批

    爹娘就是责骂了姐姐两句,她便赌气跑出家门,真是麻烦各位了。

    轿中的江南嫣恶狠狠地瞪着手心中攥着的衣角,眼中哪有什么眼泪,她咬紧了牙。

    请各位务必找到我的姐姐,我江南嫣必定重谢各位。

    埋头看下去,一道巴掌长的伤口正在往外渗血。

    江寒矜抬起手将她吸到自己手掌中,感受着脆弱的生命在掌心中跳动。

    她江寒矜不是好人,但一向有恩报恩。

    再接着就是江家。

    江南嫣捂着脖子,瘫坐在地上,看着江寒矜的目光充满了怨毒,她动了动手指,一根细如发丝的冰针朝着江寒矜的射去。

    “别管了,赶紧的找人吧,估计都死在了狼嘴下。”

    在离开之前她还细心的处理了自己留下的痕迹,尽量不让野外的觅食者找到她的踪迹。

    唯一一条平庸一点的水灵根还是变异水灵根。

    对上江南嫣失神的目光,江寒矜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好妹妹,可还满意你看到的一切?”

    江寒矜只觉得自己浑身都疼,带着滚烫的呼吸烧的她心肝脾肺都在叫嚣着想要喝水。

    她要去把护宗大阵打开,里面的人出不去,外边的人进不来。

    小白莲,都什么时候还要维持自己的假面具,累不累啊。【碧曼阁

    在江南嫣断气时,空中降下一道带着怒火的天雷,江寒矜躲闪不及被一道雷给劈成了黑渣,倒在了地上。

    侍卫将带血的衣角送到轿中,没一会儿,轿中传来哭泣声。

    不得不说,原主真是个天才,原主原本是冰雷水三灵根。

    冰凉的雪花撒在她的脸上,好凉。

    动了动身体,一阵刺痛从肚子上传来,江寒矜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感受过痛楚了。

    原主这资质放在哪家都是被争抢的天才。

    就算江家那个正在闭关的化神祖宗出来,也难对江寒矜产生什么影响。

    得赶紧离开这儿。

    灭门嘛,讲究的就是一个屠宗,断根绝苗。

    神识真的很好用啊。

    江寒矜,你死,也得把灵根给我养好了再死。

    江寒矜失去了马上杀江南嫣的想法,玄霜宗固然恶心,但江家才是导致原主成现在这副模样的原罪。

    不少人纷纷打探到底是谁出手,一心想放飞自我的主人公已经来到了江家。

    在她离开后不久,一群野狼撕扯着地上的死肉。

    真可恶啊。

    “真是搞不懂,好端端的大小姐不当,跑来这种地方。”

    江寒矜不耐烦的掏掏耳朵,“我的好妹妹,这里没人看你演戏,用了这么多年我的灵根,用着是不是挺快活的啊?”

    原主给自己留下了珍贵的财富,她当然要好好利用了。

    最后还是那老祖宗后退一步,为了护住剩下的族人,只能眼睁睁看着江寒矜杀人。

    “小姐,没找到大小姐,只找到这片衣角。”

    看着血流成河的街道,江寒矜眼中毫无波动,甚至还想抽根烟。

    精致的眉眼全是肆意,她将冰针狠狠地插进她的指缝中,“我的好妹妹,到了这时候还想着杀我呢,你恐怕不知道我是什么修为吧?”

    姐姐…你到底在哪儿啊?”

    江寒矜提着染血的剑逼近江南嫣,江南嫣瞳孔一缩,扭头就跑。

    “不,不要!姐,姐姐,你说过要保护我一辈子的,呃…”

    靠着吃两家不多的资源,原主不过才八十多岁,就已经到了化神境。

    江南嫣拼命挣扎,江寒矜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儿的,手一松,放开了江南嫣。

    可惜,修仙界没有烟。

    强大的求生欲迫使她睁开了双眼。

    “姐姐,你去哪儿了呀…你们继续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听说那江大小姐刁蛮任性的很,哪有江二小姐温柔。”

    那些扒在原主身上吸血的,都得死。

    我姐姐她就是任性了一些,没想到她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否则,就等着家法伺候吧。

    待她把江家从这个世界上剔除后,再来享受这剩下的人生。

    你最好是真的葬身于狼腹了。

    同一日,江家大部分人死于同一人之手,江父江母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就已经死在了刺骨的冰棱中。

    “呵。”

    江家在原主十岁时将三灵根中最好的天品冰灵根剥夺给了无灵根的江南嫣。

    一番人在尸骨中找寻了半晌,只找到一片带血的属于江寒矜的衣角。

    “绿竹!姐姐她才不是这样的人,你要再说,就下轿去。”娇软的呵斥声响起。

    江寒矜扭断了江南嫣的四肢,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身边,学着原主记忆中模样催动体内灵力。

    比精神力方便多了。

    江南嫣摇头,“你,你是谁,你不是姐……呃。”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怡轩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