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菜小 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怡轩阁),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青菜小 兔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问心宗的长老想要上前,被赵长老一拦,“老何,别人家的家事就别掺和了吧。”

    江父被江寒矜的这一手给震的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落英文学

    再来惹她,她不介意再灭一次江家。

    肆意妄为的活着才是她!

    从此以后便是陌路人,再来惹我,别怪我不客气。”

    江寒矜自认为自己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但每次看见人性的恶,总会让她叹为观止。

    她竟然仇视他们?

    吼吼吼,天品,发财了!

    江南嫣见自己找长老没用,大宗都是这样冷心冷肺的吗?

    想让我说出真相?行,如你如愿,大家想知道江家怎么挖我骨抽血的吗?他们是为了把我身上的……”

    听到江母的呼喊声,江寒矜没有回头乖巧的跟在赵长老的身边。

    想到这里,江寒矜灵台清明了几分,浑身轻松极了。

    江金灿还想说什么,江寒矜松开自己的手,江南嫣踉跄一下差点跌倒在地,被江母心疼的一把抱在怀里。

    江金灿脸色涨红,“江寒矜放开你妹妹,你不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没规没矩。”

    这个孩子……

    “矜儿!为娘错了!”

    赵长老脚步缓慢,打量着江寒矜的侧脸,小声的问道:“不回头吗?孩子。”

    何长老没再言语,将手揣进袖口中,注视着江寒矜两人。

    其实他也想吃瓜。

    赵长老像没看见一样转过头去,别人家的家事他不掺和。

    可不代表,她不爱这个孩子啊。

    哟哟哟女主怕了,她怕自己说出真相,她怕别人知道她的灵根是偷来的。

    体内的那道坎破了个口子,江寒矜感受到自己吸收灵气的速度更快了。

    同样的天才有两个,看这家子神神秘秘的样子,说不定有什么惊天丑闻在里面。

    自然有人去调查,调查出来的真相才是最能打动人心的。

    短暂的相处便能窥见这孩子从前的日子,也是个命苦的娃。

    “谢谢长老,我一定会的。”

    也就是现在没实力,有实力,你看她杀不杀这些人。

    江寒矜扯开江南嫣,手紧紧地捏着江南嫣的手,什么叫做一点血?

    “好好,不回头也好,愿你从前以后在剑之一道走的更远,更长。”

    “你……”

    “矜儿,你…你何故做出如此行为!

    好歹也是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怎么可能不爱了呢?

    烦人,真想统统杀光光。

    众人看着江金灿痛心疾首的模样,又觉得难道是他们误会了?

    她眼泪汪汪的看着江寒矜,“姐姐~你捏的我疼。”

    不然一直压着修为不突破,时间长了对自己也无益。

    “行了,你也别在这儿跟我演什么父女情深。

    很明显嘛,一个受宠一个受气包。

    江寒矜也成功的得到来自江母怨愤的眼神一枚。

    残阳的余晖撒遍大地,江寒矜看了一眼天色,也不想和这些人多做纠缠,她看着一大家子道:

    从遇到这个孩子开始,作为局外人看见的只有指责,从来没问过一句江寒矜在外边过的好不好,吃过苦头都没有。

    根不正苗不红的人他们问心宗不要。

    穿着黑衣的少女将散乱的头发重新扎成了马尾,径直走到赵长老面前,笑道:“长老,我们回宗吧。”

    江寒矜嗤笑一声,江家没事儿就拿规矩压自己,穿到这个世界来这么久了,她都听了好几次规矩规矩的了。

    她才是真正的天之娇女,万中无一的天才。

    江寒矜从来不欠谁的。

    “江金灿你我恩断义绝,血脉之情,养育之恩,我江寒矜皆已还给了你们。

    正好,他们问心宗要的都是心思纯洁之人,看看那小女娃是个什么德行再说。

    她眼神坚定起来,得赶紧入绝剑宗找修复灵根的东西。

    我江金灿真是生了个好女儿。”

    矜儿,你,你真是好样的!

    江寒矜只当自己没看见江母的眼神,她刚来的时候连江家都灭了,还会在意江母的一个眼神吗?

    “嗯。”

    不用看都知道父母偏心成什么样子。

    他痛心疾首的捂着胸口,情真意切的道:

    看啊,外人都比江家会关心自己。

    她松开一直抱着幺女的手,顾不得江南嫣震惊的眼神。

    赵长老满意的看着江寒矜,面对不公,敢说出来,至于江家,呵,他活了好几百年了,还能看不出江家是个什么货色吗?

    她江寒矜不欠江家什么,江家也别想道德绑架自己。

    何长老白了一眼赵长老,赵长老同样回了个白眼,“那也是我宗弟子,人家家事就别掺和了,捏个手腕而已,又死不了人。”

    江母看着黑色的背影越走越远,心中的失落感代表着她失去了江寒矜,江母怨江寒矜那时候害她难产差点死了。

    从今以后,天高路远,她江寒矜要当举世第一的天才,并且为之努力一生。

    好的很,他绝剑宗最喜欢就是这种命苦又心志坚定的娃了!

    江南嫣只感觉自己的手就像是被一把钳子紧紧夹住,难受,而且很痛。

    “那是我宗弟子。”

    “绝不回头,我不做任何人的傀儡,也不做谁的陪衬,我江寒矜就是我江寒矜!”

    屠灭宗门的大师姐才是真疯批

    她柔柔的喊道,见江寒矜不搭理自己,求救的目光看向赵长老和问心宗的长老。

    她只得把自己的眼神投向江金灿,“爹爹我疼~”

    杀了还要清净些,不然一天天的在自己面前跳脚,看着就很烦。

    踉跄着步伐朝着江寒矜离开的方向跑了两步,大喊一声:

    江金灿不敢太过分,生怕江寒矜发疯伤着江南嫣。

    江寒矜抱着手翻了个白眼,狗叫什么,她都不想听,她抬起手打断江金灿的表演。

    他想不明白,只是让大女儿归还属于嫣儿的东西,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笨比才会回去呢。

    我和你娘也是第一次当父母,天底下有无不是的父母,我们不过是取你一点血罢了,从你嘴里就变成了挖骨吸血的恶人。

    江母看着江寒矜头也不回的背影,想不通只是一根灵根而已,矜儿就算要恩断义绝也要和江家脱离关系。

    其实江寒矜也没打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真相说出来,反正这瓜有人去吃。

    江寒矜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眼中深藏的杀意,看的江金灿有些愣神。

    世人都在意江南嫣,原主的委屈无人诉说,谁替这个小女孩做主,谁替她找回生命?

    江家才是江寒矜的拖累。

    江南嫣一把扑过来抱住江寒矜,打断了江寒矜的话,祈求的眼神看的江寒矜头皮发麻。

    “姐姐!”

    女主什么的统统都靠边站。

    其实是这天才因为一点小事就离家出走。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怡轩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