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藤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怡轩阁),接着再看更方便。

[    【作者南瓜藤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关闭广告拦截即可正常】

]    宋云墨一鼓作气,花了不少力气将木头劈成了四份。

    其实砍柴也是一门学问,力量和技巧的配合会事半功倍。

    这一局颜值比拼,是宋云墨输了。

    谢厌开口了“能让我试试吗”

    一夜好眠。【依白文学

    一整个垮掉。

    宋云墨心情如天气一般,瞬间转晴。

    第五十二章田螺姑娘

    “我们家好像变得格外整洁。”

    谢厌打开门,倚靠在门边,看向宋云舒紧闭的大门。

    难道宋云舒也是梦

    宋云舒“或许吧。”

    宋云墨不解“怎么回事”

    他和宋云墨一样,也没有实践过,但是他见过宋云舒用砍刀杀变异植物。

    他很喜欢这里的氛围,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宋云舒。

    谢厌“好。”

    宋云舒没有开口,她想看看宋云墨之后的处理方式。

    谢厌轻轻抿了抿唇瓣“我想再吃点。”

    上好。”

    虽然早有预料,宋云墨确认猜测后仍然震惊“你你很有想法。”

    卧槽,谢厌是什么新时代劳模。

    “你先去拿工具,我洗完碗立刻过来。”

    “我砍大木头,你处理小木头。”他揽下重活。

    宋云舒坐在不远处,她的位置恰好可以看到两人。

    和宋云墨的看法不同,宋云舒对谢厌抱以期待。

    节目效果满分,两大顶流形成鲜明对比了。

    谢厌看着他们,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微笑“你你们喜欢就好。”

    经过她的提醒,宋云墨恍然大悟“真的。”

    宋云舒注意到了他们的动静,伸了个懒腰,仍然没有出手。

    然不知道自己明明用尽全力,柴没劈开的原因。

    这才是好朋友的相处氛围啊,就算和对方的家人也相处得很融洽,而且直接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是梦

    宋云舒大小姐很少干活啊,都推给弟弟

    “好吃。”宋云墨直接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对皮蛋瘦肉粥的喜爱。

    宋云墨觉得小木楼的颜值都上升了好几个度。

    但是作为小木楼的力量担当自封的,宋云墨暗自给自己加油打气,家里的柴火就靠他了。

    “谢厌,你吃过早饭了吗要不要一起”他发出邀请。

    怎么会辛苦呢他甘之如饴。

    宋云墨使命感暴涨,他决定继续砍柴。

    谢厌猛地起床,打开房门的时候,大腿还不小心撞到了门把手。

    宋云墨“我很喜欢。”

    他没想到谢厌还煮了粥,心中猜测的天平在倾斜,他直接问出口“你知道谁打扫了屋子吗”

    有些人生下来就不会吃苦,命好啊。

    砍柴什么的,小事一桩。

    我想过宋云墨和谢厌两大顶流打架,唯独没有料到他们抢着干活

    宋云舒拍了一下宋云墨的后脑勺“多亏了你,房子漂亮了。”

    谢厌预估了一下“大概还可以烧两天。”

    宋云墨做好准备,他没有砍过柴,但对自己的力气很有信心。

    宋云墨摸着后脑勺,委屈巴巴“姐,打脑袋会变笨的。”

    突然的头疼刺激着大脑,谢厌感受到了真实,他的拳头砸在被撞击的大腿上,痛感不断增强,他却笑了。

    谢厌抬眸,解释道“我们的木柴快没有了,我去砍点。”

    末日改变的不只有宋云舒,谢厌的观察力和有备无患的意识在那个世界得到了质一般的提升。

    谢厌看着宋云舒的眼睛,认真点头“我记住了。”

    厨房的窗户大开着,可以看到院子里的风景。

    舒舒每次都精准拿捏叛逆弟弟。

    谢厌很久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以至于醒来之后,还有点昏昏沉沉的,似在梦境。

    谢厌回了房间,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被子,又轻手轻脚去洗漱,不想惊扰了宋云舒和宋云墨的好梦。

    这些顶流怎么回事干活一个比一个狠。

    宋云墨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将碗洗干净后,放在台面的架子上静置,脱下围裙就往后院走。

    宋云舒“别担心,你聪明着呢。”

    听完谢厌的话,宋云墨没有再劝说,而是主动选择加入。

    但今天整栋房子都像是被洗涤了一遍,不染一丝尘埃。

    他不知道谢厌的心思,觉得对方一大早做了那么多事,消耗挺大的。

    “难道是节目组”

    干柴的消耗速度,让宋云墨打开眼界。

    “你厨艺太好了。”他一边吃一遍夸奖,夸奖的词汇非常直白,且朴实无华。

    宋云舒“我也很喜欢。”

    宋云舒一眼就看出来,他砍柴的发力点不对。

    一下、两下、三下五下,大木头被劈成了两半。

    “好吃吗”谢厌吃东西很慢,他更在意粥是否符合口味。

    avo

    宋云墨不笨,也想到了这些。

    “不客气。”宋云墨灿然一笑。

    他提醒了一句,毕竟在宋云墨的心里,谢厌比他姐的战斗力稍微强一点。

    活都被两个勤劳的顶流包揽了,大小姐又在发呆了。

    有问题吗墨宝都没有意见,你在意难平什么。

    宋云墨了然“那就一起。”

    “有点沉,你小心点。”

    没有任何前摇,宋云墨拎起斧子就是砍。

    一是他力气大,一是为了照顾谢厌。

    “我也很勤快的。”

    放木头,瞄准目标,砍下去。

    宋云墨脸上露出惊讶“早

    谢厌的大手稳稳地拿住斧头,俊美的面庞认真专注,眼眸亮得惊人。

    她的直觉一向很准,谢厌说不定会带来惊喜。

    谢厌注意到了宋云墨脸上的震惊,他直接承认“是我打扫的。”

    墨宝真一毛不拔啊。

    咔哒一下,斧头卡在了木头里。

    谢厌早该来参加综艺了,我还以为他是很冷漠的创作天才,他的真实性格也很可爱啊。

    “我会叫上宋云墨一起。”

    谢厌也从工具屋里走出来了,手上提着一把斧头和一把柴刀。

    因为砍柴这件事以及宋云墨、谢厌的对话,网友们的活跃度又上涨了一大截。

    宋云墨震惊“这么快就烧完了”

    谢厌脸上的笑容,不由自主地荡漾看来。

    “节目组给我们家大扫除了”宋云墨一脸严肃“先斩后奏,我们可不付工资。”

    好厉害,好帅啊我快被谢厌迷死了。

    厌宝好真诚啊,他的笑容让我心花怒放。

    他不知道自己只是沾了他姐的光,回答地很诚恳。

    宋云墨虚势满分,他的肌肉是蛋白粉吃多了吧。

    “谢厌,你几点起的”

    想看南瓜藤的和顶流弟弟综艺爆红日常吗请记住的域名

    宋云墨疑惑“没有啊,我一觉睡到现在。”

    宋云墨真的饿了“我们先去喝粥。”

    后院除了柴火以及工具之外,没什么好玩的东西。

    “谢厌,下次记得叫我。”

    宋云墨主动走到谢厌的旁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清晨一碗温热的粥,幸福值暴满。

    他没有想到是谢厌,昨天一天的任务,大家都很累,他们下楼时,对方的房门紧闭,所以以为谢厌还在睡觉,贴心地没有打扰。

    他给出了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我想消消食。”

    宋云墨摸了摸空瘪瘪的肚子“正好饿了。”

    两人刚出客厅,就见到了在院子里给花草浇水的谢厌。

    宋云舒喝了一大口,精致的小脸都是满足。

    “我挺喜欢做家务的。”

    谢厌稳稳接过斧头,在手中适应了一下“有点沉。”

    他们刚刚入住的时候,干柴堆了半墙高,半个月时间没到,就见底了。

    劈柴不能只用蛮劲,

    等到宋云舒和宋云墨下楼时,整个小木楼焕然一新,空气中弥漫着食物的香味。

    “但是家里变得特别干净。”她观察力一向惊人。

    “我们就在这里砍柴吧。”宋云墨指了指不远处的柴墩子。

    他们在院子里,享用着清晨的早餐。

    “我也很喜欢。”他开口道。

    住在小木楼好舒服,家务有人做,起来就有美味的早餐,这才是真正的度假生活。

    放大木头,找准角度,挥动斧头,手起刀落。

    前一秒信心满满,后一秒怀疑人生。

    谢厌没有休息,而是走向了院子的另外一侧。

    “谢厌,谢啦。”

    斧头很重,但他手臂力量很强。

    “一个人打扫太辛苦了,下次可以叫上宋云墨一起。”她没有犹豫,让弟弟干活。

    厌宝时要把自己忙成永动机吗有时间就写歌啊。幽怨

    愉快的早餐时间结束,宋云墨负责洗碗,宋云舒负责擦桌子。

    他可是健身房的常客,经常锻炼。

    节目组歹毒到让嘉宾自己砍柴了吗

    舒舒的吃货本色,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吃饭。

    皮蛋瘦肉粥炖得很香,每一粒米都包裹着咸香,米也煮得很烂,入口即化。

    我都震惊了,现在的娱乐圈流行勤劳贤惠的顶流人设吗

    谢厌“一定。”

    哈哈哈哈哈哈发出无情的嘲笑声

    光是一根木头,就花费了他不少力气。

    宋云墨哪里输了明明超帅我可太爱他凌乱张扬的痞帅了。

    “那我们一起。”

    她没有亲自动手的想法。

    明天是赶集的日子,他们得去镇上购买物资,之后的时间节目组说不定会不定时派发任务。

    “谢厌,你去后院干什么”他好奇地问了一句。

    宋云墨刚好累了,他将斧头递给谢厌。

    无所谓,我会对墨宝溺爱。

    他穿着简单的白色短袖,衣角处有明显的灰尘,俊朗的眉眼在阳光下很柔和,他的美宛若温暖的春天里盛开的花朵,花瓣间带着湿润的露珠,盈盈水光中动人心弦。

    末日的变异植物和现实植物很不一样,它们枝干异常强壮,表皮皱皱巴巴的,融合了无数种生物的脸,狰狞恐怖。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不一定有时间准备可以烧的干柴。

    为此,基地还让宋云舒开了一个以砍变异植物为主题的交流会。

    不能只让谢厌一个人干活。

    田螺姑娘谢厌,他好勤快哈哈哈哈哈。

    宋云舒打了个哈欠,慢悠悠地往走着“墨墨,你今天煮了粥”

    u1s1,砍柴不简单的。

    谢厌抬眸,漆黑的星眸在阳光下比黑曜石还要闪亮,他扬起笑容“早上好。”

    谢厌“好,你小心。”

    砍柴也是田园综艺的一部分。

    休息会儿。”他觉得谢厌太实在了。

    就是这样强大的变异植物,宋云舒一刀一个,精准命中。

    他想要和宋云舒搭在一个空间里。

    宋云舒表示同意,喝完一碗,又加了一碗。

    “早上好。”

    厌宝是有洁癖吧,我怀疑他不出歌的时间,都在家里大扫除,本强迫症看得很舒服。

    谢厌眉眼舒展“不辛苦。”

    想娶谢厌回家,他好温柔啊。

    他的喜欢,只有一个人知道。

    清晨六点,谢厌开启了田螺姑娘的美好的一天。

    我看到厌宝的肌肉了,好性感。

    宋云舒不会轻言放弃,虽

    但他选择继续,尝试用力量制胜。

    厌宝牛逼

    干脆利落,解压至极。

    宋云墨偶尔会打扫,小木楼很干净。

    宋云舒的目光,从院子里的花草转移到了他的脸上,漂亮的狐狸眼出现片刻的怔愣。

    谢厌摇头没事,我不累。

    “我会小心的。”他坦然接受宋云墨的提醒,并投以感激的目光。

    一个大木头,劈成四分之一,才更容易点燃。

    宋云墨找准角度,沿着木头劈开的部分,继续往下使劲。

    “昨晚发生了什么”

    他重复了和宋云墨一样的步骤。

    宋云墨突然觉得他用一天的时间,可能完成不了自己的小目标。

    她在的地方,即为心安。

    现在,是真实。

    谢厌和宋云墨争着做家务,震惊我三观。

    宋云墨给自己立了个小目标,他今天要也要砍出半墙柴来。

    谢厌熟悉了斧头后,果断出手。

    因为有田螺姑娘来啦。

    小狗无法拿刀,现在他可以了。

    谢厌都记住了。

    谢厌从旁边经过时,他注意到了的动静。

    不仅是客厅,院子里的东西也摆得整整齐齐,变得干干净净。

    “你都忙了一上午了,稍微

    谢厌简直就是为田园综艺而生,帅哥浇花这一幕随便一截就是绝美壁纸。

    “咔嚓”一声脆响,粗壮的木头直接被劈成了两半。

    小木楼的氛围超好。

    宋云舒点头“我们去厨房看看。”

    “你你们饿了吗我煮了点皮蛋瘦肉粥,味道还不错。”谢厌目光温暖。

    精彩刺激

    我也很喜欢你们我爱你们三个人我超爱

    “我醒了好一会儿了,因为昨晚睡得很好。”他耐心地回答道。

    “让我来吧,我很快洗完碗了。”

    我喜欢看美男砍柴。满脸通黄

    看到谢厌的一瞬间,宋云墨脑海中闪现一个看似离谱却合理的猜测。

    “辛苦了。”

    两个一起砍柴吧,这可是个体力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怡轩阁